小说作品

您的位置:主页 > 小说作品 >

第679章 三条路!

发布日期:2020-09-07 06:39浏览次数:
因四周灵雾弥漫,王宝乐又正处于吸取灵气冲击领悟的关键时刻,所以对于有一具尸体要睁开眼的事情,王宝乐是不告诉的。这对他来说也是好事,不然的话,换回了谁正处于他现在的状态,看见有尸体睁眼,也都会吓一跳,轻则中断修练,轻则……灵力失调。同时那睫毛动弹的尸体,或许也不是几乎苏醒,只是一动了几下后,就新的重返安静,于是或许,也算数没被睡觉的王宝乐,在这可怕的吸取下,开始了境界的冲击!他想一鼓作气,必要将领悟冲刷到堪比元婴中期的程度,一般来说,长时间修士在没功法超过前提下,想做这一点,可玩性极大,且还须要大量打算,却是功法在任何境界都极为重要,可对王宝乐而言,星辰元婴类似,在这里也反映出来。他可以在没功法的前提下,全然从量的冲刷中去大大地吸取,使自身的领悟大大提升,虽因没修行者元婴功法,王宝乐的这种领悟就算是突破,也无法却是确实的晋升,但只要他确认了功法,事后补修之下,就能凝练突破,没什么影响。至于功法,王宝乐最不缺的就是这个,无论是冥梦内的记忆,还是在苍茫道宫外币的神通,又或者他脑海里当初在万法之眼的进账,都使得他对元婴之后的道路很明晰。所以他不必须去回答小姐姐,自己就在脑海中概括,有了七八种方案,任何一种在王宝乐显然,都有利有弊,也正是因可选性过于多,所以王宝乐才没马上行事,他想返回联邦后细心定夺后送交。却是元婴功法的最重要程度,早已可以要求一个修士未来方向了,同时被他概括出来的这几种方案,每一个都非同凡响,总结来说,是三条路的自由选择。一条路是以肉身为尊,灵力辅,从而走进一条力开山河,手摘取星辰的道路,这条修行者之路的功法,有三种,每一种都让王宝乐心动。还有一条路,是以神通居多,减少修士自身对天地法则的脆弱,使修士的修练速度不会越来越快,撒豆成兵,呼风唤雨之下,因应星辰元婴的特性,将近超强同境,甚至能产生反抗之威,这条道路的功法也有三种,必须王宝乐去详细分析。至于最后一条路,王宝乐最是犹豫,因为这一条路不谈肉身,不谈对天地法则的脆弱,只谈……残暴!以杀死证道,一旦回头了此路,预见在元婴这个境界里,将煞气滔天,以万物为刍狗!至于功法,也只有一个,其名……诡目诀!一旦修练,将在身体外汇聚一枚好像实质般的白色眼睛,飘浮左右,沦为神通之法的同时,其修练的功法也与其他功法截然不同,所须要只有一个,那就是……残暴!每杀死一人,就可幻化出有一枚白色眼睛,同时领悟也不会减少一丝,这就是诡目。一旦残暴逆天之下,可以想象修练此法之人领悟愈演愈烈,身体四周乃至八方虚无,都会幻化出有数不清的眼睛!而每一个诡目都不具备破法之力,更加有摄神之威,同时幻灭所愈演愈烈出有的杀伤力,也堪比一次被灭杀转化成诡目之人的同归于尽之力。

第679章 三条路!

可以说道,这是一种专门为了破片而不存在的功法,就越杀死就越强劲,就越杀死就越傻!此功法并非来自万法之地,也不是苍茫道宫收录于,甚至小姐姐都不知悉,因为此诀来自王宝乐的冥梦内,当年的冥宗典藏所记录。王宝乐明晰的忘记,在冥宗的典藏里对此法的叙述中曾提到,这是一个消失的修真古文明内,记录的重生之法,因只有元婴境的口诀,没先前,所以哪怕威力难以置信,也不能被列入残篇。“再行不去考虑到回头哪一条路……”王宝乐浅吸食口气,将自己的思绪拿起后,全力吸取水池内的灵液,不管哪一条路,眼下他都要全力汲取,让领悟堪比元婴中期,为之后的自由选择,奠定稳固的基础。

第679章 三条路!

有所行事后,王宝乐体内的噬种吸力再度减小,其飘浮在头顶的小胖元婴也都两只胖手飞速擦诀,速度之慢完全构成了残影,迅速他整个人就好像鲸吞一般,将大量的灵液吸取而来,涌进体内后大大地愈演愈烈,化作灵力推展领悟上升。在如此难以置信的灵液清热下,整个过程将近半柱香,王宝乐的体内就爆出咔咔之声,那是吸取多达了身体容纳淋漓尽致的声响,与此同时,他体内的灵力总量,也再一在这一刻,打破了元婴初期的无限大,超过了元婴中期的程度。而其元婴,如今早已仍然是小胖子,而是肉眼可见的圆滚滚,甚至乍一看都看不出来是元婴……到了这个时候,王宝乐有了一种身体与精神都不堪重负之感觉,这感觉让他有些痛不过气,但若这么完结,王宝乐实在不甘心。“我好不容易才进去,无法就吸食这么点啊!”王宝乐睁开眼,看著面前的灵池,他所吸取的那些,连千分之一都将近,于是王宝乐眼睛里遮住极力,他要求对自己直言一些。“长得就长得吧,我之后吸食!”在心底较低头一声后,王宝乐浅吸食口气,体内噬种再行一次愈演愈烈,忽然难以置信的灵气再度排山倒海般的波涛汹涌而来。既然元婴与如今的身体容纳没法那么多,王宝乐就采行了自己最轻车熟路的办法,那就是……将这些灵力转化成灵脂,然后在体内储存起来。这办法对其他人来说,也许有些问题,可对享有噬种的王宝乐来说,却非常简单的很,只要身体炸没法,他就可以大大吸取。于是迅速的,王宝乐的身体就显著的长得了一起,他身上即会的灵威,也都渐渐令人心惊,甚至若有其他元婴修士看见,也都必然骇然无比,觉得是王宝乐如今身上的灵力所产生的压迫感,对于奇怪元婴来说,早已可谓可怕了。以后一炷香后,王宝乐排便都逆的艰苦,他整个人早已与元婴差不多了,完全出了一个极大的肉球,甚至连英俊的五官,也都被遮盖住,哪怕熟知的人看见,估算也都一时半刻认不出来后,王宝乐心有余而力不足,被迫完结了吸取。“无法再行吸食了,再行这么下去,我都飞来不一起了……”王宝乐艰苦的睁开眼,看了看自己的肚子,又看了看这里的池水,嘴巴了咬牙后又吸食了一会,最后好不容易抗拒了一下,将自己储物袋里的那些傀儡所取了出来。“我吸食没法,傀儡应当可以!”王宝乐目中忠诚,擦诀间让这些傀儡洗净在灵液内,催发傀儡的灵坯,让它们也在这里作为容器,容纳灵液。随后他又放入了不少瓶子,有大有小,也开始装灵液,可哪怕这些都做完了,这里的灵液还是太多太多,王宝乐纠葛一番,思来想去时,远处荷叶上方才那不具睫毛微颤的尸体,在这一刻,眼皮也一动了一下,头顶开阖了一道缝隙,遮住里面黯淡的白芒。就在这时,王宝乐突然一拍电影肚子。“我怎么忘了帝铠呢!”王宝乐精神一振,急忙擦诀,忽然一道道赤色的经脉从其身体内蔓延到出来,急速的环绕着在他的四周,幻化成赤色的轮廓身影后,王宝乐马上进行烛夺下之法!烛夺下之法,本就是毁灭,而帝铠又是一个体外容器般的不存在,所以烛夺帝铠的配上,在这一刻的第三大殿内,可谓难以置信,随着运转,忽然大量的灵液就轰然而来,大大地涌进下,王宝乐的帝铠变化十分显著,血色经脉更加多,到了最后密密麻麻连成一片,构成的血色身影堪称矮小无比,给人一种惊悚片的凶恶之感觉。更加不用说在这吸取下,帝铠曾多次瓦解的状态,也都极致完全恢复,甚至第二重的骨化,也都现身,能看见在这帝铠赤色身影内,经常出现了一道道白丝,这些白丝更加多,早已打破了王宝乐与悠然道人一战的程度,最后白丝汇聚,化作了骨头!